歡迎訪問深圳市質量協會官網!

日本制造的品格

點擊:時間:2015-04-28 15:27:31
    日本制造”在全球市場上展現出的廣度、深度與品質厚度,可以說與三種因素有關:職人精神,生產組織方式與經營理念。
    第一,日本工業技術背后有著特定的精神傳統,即“職人精神”。這是一個日語中的說法,相當于craftsmanship,特指產業革命以前的基于手工的生產方式。“職人”則大致相當于具有獨特技術絕活的“工匠”。眾所周知,手工業的最大特點是,制品與制作者的人格有著高度的關聯。或者說,作為人格的某種溢出與固化,商品呈現出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某種活潑的關聯。或者再換一個說法,“職人精神”不同于一般意義的“職業精神”,它以職人的全人格為賭注,唯一目的就是獲得消費者的認可。這是一種相互承認的精神結構,在今日日本的國內生產與市場活動中,是一個司空見慣的現象。
    這種全人格的、旨在提高產品物理品質與精神品味的制造業主體人格結構,可以說是日本從傳統繼承的最大遺產。與“職人精神”并行使用的日本固有語匯“制作”(もの造り),反映的是同樣的人與物之間的關系。
    第二,與“職人精神”具有某種所謂的日本特色相比,那么它的生產組織方式,則有更多的普世性,因而為更多有夢想的民族與企業家所關注。這種要素的代表就是日本企業如日中天的1980年代廣泛流行的“豐田生產方式”,它徹底貫徹了節約、高效的科學精神。
要強調的是,日本企業強調的節約與高效,歸根結底仍然是一種貫穿于所有企業人員的心志狀態或精神氣質(近似于馬克斯·韋伯所說的ethos)。對此,日本著名的經營學家藤本隆宏在其《日本的制作哲學》一書提出的“基于磨合的生產方式”可資說明。
    藤本所說的“基于磨合的生產方式”,是指企業為了實現自己的“產品設計思想”,不但要求企業內部各個部門之間相互協調、共同協商設計思想與產品制作,還要求與企業外部的各種配件供應商之間相互協調,共同實現產品的制造。這意味著在企業生產過程中,技術的發明與使用、零部件的具體制作與消費者最終消費的“產品設計思想”,在日本的企業生產過程中高度結合在了一起。日本企業之所以注重研發,與這種生產方式時刻向相關制造商提出高標準的產品或新商品要求有關。
    與這種生產方式相對的是“基于組合的生產方式”。如果說前者是一種有機的相互適應與調節,那么“基于組合的生產方式”就是一種近似于機械拼裝的產品制造,或者說就是“組裝”。在這種“組合”生產方式中,產品或者受制于生產商“設計思想”的陳舊與落伍、無法及時使用最新近的技術發明,或者受制于市場上現有的零部件或材料等無法支持“設計思想”的實現,很難達成各種要素的最佳組合。即便二者整體上偶然達成了某種形式上的最佳匹配,某項零部件在設計或制作上的短板,也將讓產品的品質大打折扣。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時常抱怨一些產品小毛病不斷,就是這種生產組織方式的必然結果。
    可以說,只有作為軟件的“產品設計思想”與作為硬件的各種零部件高度有機地融合在一起,消費者才能獲得最高的體驗——這種體驗所帶來的身心的愉悅,顯然創造出了全新的消費與市場。稍微抽象一點說,這種“產品設計思想”旨在對人性的某種“開發”。如果企業時刻如此以人為本,我們很難想象它的產品無法獲得消費者與市場。
    第三,日本制造的另一重要要素就是“經營理念”。無需說,經營理念這個說法如今如此普及,幾乎成了陳辭濫調。市面上也可多見介紹日本企業“經營理念”的書籍。問題在于,我們是否理解了“經營”的本意?這個詞是否只是指企業的運營與管理?這自然不錯,只是它把本質問題進行了扁平化處理。
    在日本的權威辭典《廣辭苑》中,“經營”這個詞的第一個含義是“竭盡全力辦理某種事情,花費工夫悉心建造房屋等”,它構成了由此衍生出的其含義的基礎。顯然,在日本的語義中,這個詞首先讓人想到的依然是某種人格——一種盡心竭力、甚至是苦心孤詣的面對事物的狀態。
    其實,這并非是日語獨有的語義,而是源于中國的古典說法。比如《詩經·大雅·江漢》篇中就有“經營四方,告成文王”的說法,表明這個詞最初應用于最高的人類政治事務,即統治與治理。這種意義上的“經營”顯然需要試圖勵精圖治的為政者主體的全人格的投入。由于日本進入現代社會的漸進方式,詞語語義的扁平化進程緩慢,其古典含義得到了相當程度的保留。因此,這種意味著某種精神的“經營”一語,自然會喚起當事者與眾不同的主體意識與責任意識。如此說來,我們必須在日本特殊的企業家精神的意義上,理解日本的經營理念。
    在日本的企業中,經營理念從根本上說是關于人的理念。換句話說,它首先不是為實現利潤與謀利的現代商業意識形態。這里的“人”包括兩類:一類是企業從業人員,在這個方向上,日本的經營理念成功地將企業塑造為如家族般的“命運共同體”。這意味著,企業經營成功與否,即是否獲得消費者承認,是關系所有人飯碗的大事。日本企業有名的“年功序列”——基于入社時間長短的職務與薪資晉升規則——制度,正是家族內部輩分與權威關系的某種擬制。在這一理念中,通常容易達成上下一心的純然狀態。前面提到的“基于磨合的生產方式”,其根本思想依然是源于這種家族內部相互協調、相互扶持的生活理念。
    第二類就是消費者。在日本產品的設計者——如前所述,它不是指特定的生產個體,而是整個生產體系——看來,“讓消費者滿意”尚無法構成他們的原動力。這是因為,在經濟高度發達的社會,如果制品做不到“讓消費者滿意”,那就意味著企業行為的完全失敗。換言之,“讓消費者滿意”這個說法只是底線。
    那么,這個關乎消費者的真正經營理念究竟何在?依據本文的脈絡,這里可以指出兩點。其一,它是指對消費者的尊重。它表現為“讓最挑剔的消費者滿意”這樣的設計思想上,與日本文化論中提到的日本人對“完美主義”的信仰有關。不管怎樣,這種設計思想最大程度上減少了消費者的抱怨,卻是地地道道的事實。其二,它是對與消費相關的欲望的創出。一件工業制品在外觀設計與工藝上讓人賞心悅目,在功能使用上讓人輕松愉快,甚至樂此不疲,這可以說是對消費者尊嚴的究極尊重。這種想法并非有何高妙而言,僅僅意味著它對人性的順應而已。
    無需贅言,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日本經濟的快速復蘇與迅速崛起,并在1980年代達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位置,與上述日本企業的經營理念、亦即日本的企業家精神,有著直接的關系。這一點我們在微觀局面上很容易觀察到,比如,在中國正在取得成功的一部分企業及企業家身上。在這個意義上,中國消費者在使用日貨時,所體味到的或許遠遠超過了許多評論家口中的“實用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