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深圳市質量協會官網!

工業4.0,中國制造的大躍進

點擊:時間:2015-04-28 15:46:13

春節前后,中國制造業就沒什么太好的消息,企業連夜倒閉,老板自|殺未遂,工人罷工、國際資本紛紛撤離,還有全國總工會和富士康有關加班與人性的大討論,而春節之后例行的用工荒更是給這個行業雪上加霜。中國制造業的問題有著琳瑯滿目的背景和原因,但能在短時間內爆發如此大面積的危機,則充分說明了“中國制造”已經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恰逢此時,德國人提出工業4.0概念,風靡全球,也讓中國制造隱約看到一絲曙光,于是,中國的從業者僅僅用了兩周時間就畫好了工業4.0的藍圖以及炒作線路。

不過,令人尷尬的是,中國制造在機械、電氣和信息自動化等時代均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我們過去創造的奇跡更多地是靠中國工人的雙手來完成的。現如今,中國在引入工業4.0概念上并沒有落后于歐美發達國家,但要想真正轉化成具體的車間還顯得內功不足,更何況,中國仍然要平衡利益、就業和GDP等因素,而相關產業的技術人才儲備也是令人頭疼的問題之一……這些問題協調不好,妄談工業4.0只會再次出現“大躍進”式的悲劇。
智慧工廠,什么是工業4.0

去年4月份,德國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工業4.0概念橫空出世,迅速在全世界范圍內走紅,也讓全球5000多家企業振聾發聵。其實,工業4.0簡單來說就是“提高效率”,但具體到實施層面卻牽扯到千頭萬緒的產業鏈。

工業4.0被官方定義成“第四次工業革|命”,與之前的機械、電氣和信息技術一樣,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德國提出這個戰略旨在通過充分利用信息通訊技術和網絡空間虛擬系統相結合的手段,讓制造業向智能化轉型。在可預見的未來,智能工廠、智能生產、智能物流將會成為工業4.0時代的三大主題,并由此衍生出自動化、3D打印、無線射頻技術、工業以太網等數以千億計的制造產業鏈。僅從這些粗獷的定義看,中國要完成工業4.0時代的生產模式,最大的挑戰來自于技術人才。

眾所周知,中國長期以來都處于制造業的中低端,我們的青年常常被告知要“吃大苦、耐大勞”才能幸福,更多地是一種最原始的勞作,而在談及“新技術、新思想、新生產工具”時,總會收到2~3頂叛逆的帽子。

事實上,中國的制造業因人才匱乏和體制原因,在工業3.0均遠遠落后于歐美發達國家,比如就自動化水平而言,目前我國每萬名工人機器人擁有量為23臺,而德國的這一數字為273臺,日韓則是更恐|怖的300臺,即便是一些前沿的制造業引進先進設備,搭建起來自動化水平頗高的生產線,也要深度依賴國外技術,強悍如富士康生產出來的機器人,也難以滿足自身需求,還得郭臺銘花巨資從軟銀購買,至于其他大數據、感應器技術,中國也無優勢可言,所以,中國制造想要進入工業4.0時代,更重要的是補課以及健全發展體制。
工業4.0會消滅那些行業?

如前文所述,工業4.0會衍生出大量的相關配套產業,比如自動化、大數據和3D打印等等,但同時也意味著工業4.0時代會消滅一些崗位,最直接受到威脅的是自然是那些流水線上的裝配女工這些人年復一年的出賣青春和體力,但依舊是整個產業鏈中最沒有安全感的群體,當她們的生存受到威脅之時,只能通過最原始的反抗手段:比如罷工、比如要求加班,比如去東莞……如何安置這些知識資本匱乏的群體,也是中國制造邁向工業4.0之前的重要課題,一旦出現失衡,將會給社會穩定造成極大危害。

因互聯網、信息技術、萬物聯網在工業4.0時代已趨于成熟,大數據技術估計也會日臻化境,這些技術對傳統行業均具有較大的殺傷力,比如當萬物聯網自動發送數據時,制造業的數據統計員、分析師將會減少90%,真正實現無人化;此外,了解制造業的人都知道,在整個產品制成中企業要花費30%的人去完成監督、檢驗、搬運等工作,業內人士稱之為IPQC(在線品質保證)、VI,而一旦傳感器、高清掃描儀等技術成熟,這些人也將失去工作。另外,工業4.0的主題之一就是智能物流,這有可能給整個經濟形態帶來顛覆性變化,而眾多的專家在談及工業4.0時,也不約而同地提出一個概念:
個性化定制時代

隨著科學技術的普及,比如手機內核、電池容量以及組裝方式等等正日益見諸于報端,使得消費者“參與定制”的欲望越來越強烈,也即我們再也不想讓別人設計自己的手機了。事實上,在已經展出的工業4.0生產線上,無線射頻技術、工業以太網、在線條碼、二維碼比對、影像識別、機器人應用等技術已經取得一些突破,它們把消費者同生產者、生產設備、原物料等直接連通起來。智能化工廠將會采用B2C模式,直接面向消費者,省去中間經銷商以及不必要的物流成本。總之,未來的智慧化工廠將會是一個集設計、研發、生產、銷售于一身的大型經濟體,當下的國際分工也將會隨著工業4.0時代的到來而重新洗牌。
工業4.0 有中國的位置嗎?

現在,工業4.0在中國被炒得很熱,這主要是因為我們的制造業正處于內憂外患的尷尬境地:一方面,因連續的金融危機,歐美發達國家正日益認識到實體經濟的重要性,越來越多的高端制造業正回流本土,前不久日本某著名手表公司就把產能移轉回本土,微軟則關閉了東莞和北京的手機制造車間,而這也只是外資撤離的幾個代表,耐克、優衣庫等企業也紛紛把工廠遷回美國;另一方面,受國內生產要素成本上漲以及政策變化,低端制造業正大舉向東南亞進軍,三星、富士康均開始規劃在越南、印尼等地建廠。事實上,與其說中國制造業積極探索工業4.0模式,倒不如說是因為“真的混不下去了”!

中國進入工業4.0時代,不僅要面對高級人才匱乏的挑戰,也要面對低端人力過剩的尷尬,更要為“工業3.0”之前的缺課而付出沉重的代價。當然,最具諷刺意味的是,德國媒體人直接呼吁“工業4.0時代,我們不帶中國玩兒!”,

他們對中國人肆意模仿、不尊重知識產權的行為非常反感,盡管我們的企業都很有錢。另外,自阿里巴巴上市之后,電商的火焚燒了全中國,全民電商正成為大趨勢,但如前文所述,未來的智慧工廠將是一個綜合性生態園,電商將不會獨立存在,這種新技術帶來的革|命力量將會以摧枯拉朽之勢毀滅傳統商業模式,到那個時候,普通商戶積攢的皇冠將會化為灰燼。或許,筆者在談論工業4.0時顯得過于悲觀,最起碼中國制造還有總理在支持,但政策的利好并不能取代技術的沉淀和創意型文化氛圍。中國制造人靠雙手創造了奇跡,卻也整整影響了一代人的發展,更是錯過了大量的改革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