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深圳市質量協會官網!

“中國制造”變遷史

點擊:時間:2015-06-23 16:03:32

改革開放30余年,貼有“中國制造”標簽的商品,從這片本來一無所有的土地上涌現,帶來連年迅猛的GDP增長率。但對每一個普通人來說,“中國制造”的意義是在過去的歲月里,掀起一陣又一陣猛烈的生活風潮,指引著我們望向更好的生活。

上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人們結婚流行的“三大件”是縫紉機、手表和自行車,如果講究品質,“三大件”的標配應該是——上海產的“蜜蜂牌”縫紉機、上海產的“上海牌”手表、上海產的“鳳凰牌”“永久牌”自行車。然而,想要搞齊“三大件”不是易事。在計劃經濟年代,許多生活物資都憑票定量供應。圖為1980年,甘肅蘭州,使用縫紉機的女子。

八十年代,日本進口的電視機進入中國家庭。此后,中國各個大城市都擁有了自己的電視機名牌,如“熊貓牌”、“金星牌”、“韶峰牌”等。這些國營企業創辦的品牌使中國制造業逐漸復蘇,火熱一時后又在之后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敗下陣來。圖為上世紀80年代,四川某商場前的景象。

在經濟改革中初嘗甜頭的中國人,開始接觸到各種新鮮產品。最顯著的變化就是衣著——習慣了黑藍灰的中國人,開始嘗試西裝、夾克衫和牛仔褲。制衣企業在珠三角遍地開花。到了90年代,中國被稱為“服裝大國”。圖為1985年,中國北方某城市,一名男子試穿西裝。

蘇聯解體之初,俄羅斯日用品嚴重匱乏,而中國的輕工產品具有明顯優勢。于是,許多“膽大”的中國商人攜帶著國產皮夾克、羽絨服,乘坐火車到俄羅斯銷售。列車一進俄羅斯境內,每到一站,站臺早就擠滿了等待搶購的俄羅斯人,大量的貨物,傾刻之間就一搶而空。而這些“人肉搬運”的中國人,當時有個流行的名字——倒爺。圖為90年代,中俄邊境的“倒爺”

當“倒爺”忙于在俄羅斯賺錢的時候,溫州人已孕育出“溫州模式”,小商品產業蠢蠢欲動。打火機便是最具代表性的商品。金屬打火機是舶來品,1980年代中后期,溫州人自己動手拆裝從國外帶來的打火機,掌握了制作方法并投入生產。短短幾年,溫州人將小作坊發展成了打火機生產基地。然而,1994年以來,歐美各國逐步通過價格在2歐元以下的打火機必須要有防止兒童開啟的安全保險裝置的法案,這使浙江省的許多打火機出口企業在技術壁壘前步履維艱。技術壁壘、反傾銷政策,以及提高的人力成本,都是中國小商品生產目前遇到的困境。

1989年,天津生產的飛鴿牌自行車十分閃亮地登上世界的舞臺。當年,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將兩輛飛鴿自行車送給老布什夫婦,這個場面被全世界上百家新聞媒體進行了報道。不久,法國一客商一下子訂了3萬輛飛鴿車。誕生于60年代的飛鴿,被注入了新的活力。圖為1989年,美聯社記者拍攝的“老布什騎車”。

80年代至90年代,民營制造業崛起,外資制造業進入中國市場。此時老百姓的“三大件”也更新為電視機、洗衣機和電冰箱。1984年,國內數十家企業都從國外引進了電冰箱生產技術和設備,而海爾是其中最具長遠眼光的一個——引進當時亞洲第一條四星級電冰箱生產線,并提出了更高的目標:“國門之內無名牌,要走出國門創名牌。”圖為上世紀90年代,購買電冰箱的一家三口。

20世紀80年代初,摩托車開始進入初級發展時期。在重商的廣州,摩托車漸漸成為發家致富的載體,廣州大批“燒鵝仔”、“乳鴿仔”、“豬肉王”等個體戶,開始成為摩托車“新貴”。自行車占絕對主流的年代,個體戶駕駛的摩托車有如過江之鯽,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成為當時廣州街頭出名的一景。圖為1994年,安徽合肥,中日合資的摩托車是象征富裕身份的新玩意兒。

80年代富裕的象征到90年代成為城市混亂的標志,中國城市中的摩托車在數十年中無奈地迎來了身份的變遷。在爭議聲中,在“促進城市發展、保障城市安全”的號角聲中,摩托車退出了城市交通。圖為1992年,福建惠安,摩托車成為農村最流行的代步工具。

上世紀90年代,“大哥大”進入了中國人的生活。在通訊困難的年代,擁有“大哥大”是一種財富和身份的象征,腰胯BP機,手拿“大哥大”曾是人們羨慕的行頭。圖為90年代,深圳街頭的景象。

隨著中國與世界經濟的融合,越來越多的國際品牌也打上了“中國制造”的烙印。蘋果手機便是其中一個代表——每年銷售的數千萬部蘋果手機,基本都在中國境內完成組裝。然而,這個風靡全球的產品曾爆出“富士康工人跳樓自殺”和中國年輕人“賣腎買機”的負面新聞。圖為20141017日,上海,第一個拿到iPhone6的果粉親吻屬于自己的手機。

過去三十多年,遍布全球的日常所需已成為“中國制造”的符號,鮮少有人知道中國制造的圣經。全球最大的圣經生產基地不在歐洲、不在美國,而在中國的“南京愛德印刷有限公司”。目前,它向國內外教會機構提供圣經的已超過1億冊。圖為工人在圣經工廠生產產品。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國內消費者對國產奶粉信心一蹶不振,眾多年輕媽媽為寶寶選擇“洋奶粉”,由于國內外價差巨大、國內正規渠道“洋奶粉”輪番漲價、對原產國信任度較高等原因,不少國人不惜從海外輾轉代購,奶粉水客群體由此產生。圖為香港,內地水客攜帶奶粉準備過關。

近年來,中國高鐵“出海”,中國領導人在出訪時充當“最強推銷員”,助力高鐵“走出去”。但是,由于海外高鐵市場空間有限,中國缺乏成本優勢、高鐵技術標準話語權,中國高鐵對外輸出的路途并不是一帆風順的。如今,富起來的中國人赴海外搶購價更優、物更美的商品;中國制造走到了轉型升級的轉折點。往后中國人的生活里,還會掀起“中國制造”的風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