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深圳市質量協會官網!

違法 | 用“最”字做廣告被罰20萬!市場監管局遭起訴

點擊:時間:2016-11-08 19:06:35

因在店門口的招牌及炒貨包裝袋上印了帶有“最”字的宣傳語,杭州方林富炒貨店被杭州市西湖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罰了20萬元。因不服行政處罰、行政復議決定,店主方林富將作出決定的杭州市西湖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杭州市市場監管局一并告上法庭。2日,該案在西湖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今年年初,因為廣告語中的一個“最”字,杭州知名的方林富炒貨店收到了20萬元的罰單,理由是違反了新版《廣告法》。


開罰單的是西湖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該部門接到群眾舉報,說炒貨店裝栗子的牛皮紙袋上印著“杭州最好的炒貨店鋪”,這個“最”字違反了新廣告法。經過調查后,確有其事。


于是,幾天后,方林富就收到了一張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責令停止發布使用頂級詞匯的廣告,并處罰20萬元。


方林富不服,申請行政復議,但結果是“維持處罰”。對于這個結果,方林富還是不服,便將作出處罰的西湖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以及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的杭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一并告上法庭,要求撤銷處罰決定及行政復議決定。


2日下午,西湖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


焦點一:

處罰決定是否合法?


在法庭上,方林富一方對此提出三點質疑。


一是認定事實不清。方林富說,工商部門認定宣傳語中的“最好”、“最優”、“最香”、“最高端”等用詞違反了廣告法,但到底是違反了廣告法中關于禁用語的哪一種,是使用國家級字樣,還是使用絕對化用語,這一點并未明確。


二是適用法律錯誤。“杭州最優秀的炒貨特色店鋪”、“杭州最優秀的炒貨店”等都是在介紹經營場所,不是介紹商品和服務,不屬于廣告法相關規定的調整范圍。


三是工商部門處罰對象錯誤。杭州市西湖區方林富炒貨店是個體工商戶,不是經濟組織,工商部門要處罰的應該是經營者,也就是炒貨店的法人代表,方林富的妻子,而不是炒貨店本身。


方林富律師再三追問:“廣告是何時發布的,又是何時改正的,這些你們都不清楚,明顯存在事實不清,法律不當的情況。”


對此,西湖區市場監管局給出明確說法:方林富炒貨店的用語屬于絕對化用語,這違反了廣告法第九條第三款的規定。


工商部門表示,用絕對化用語宣傳店鋪根本上還是為了提高店鋪知名度、擴大銷售,這是間接在宣傳商品和服務。


至于處罰對象,工商部門表示個體工商戶可以作為行政處罰的主體,方林富和店鋪負責人是夫妻關系,店鋪由他一手打理,不會引起混淆。


焦點二:

處罰20萬元是否過重?


方林富律師說,2015年浙江人均可支配收入3.5萬元左右,20萬元相當于一個人白干了5年,這樣的處罰太重了。


他列舉了以前類似案例的罰款情況,比如某家網店宣傳產品是頂級,被罰1500元,也有某廣播電臺說頂級鐵皮楓斗,被罰1萬元。因此,在他看來,處罰金額應該在5000-10000左右。


而方林富甚至覺得,“罰個兩三百就差不多了。”


“我們只是在包裝袋和店鋪使用"最"字,宣傳前和宣傳后生意差不多,也不會造成重要影響,而且在現場調查的當天就進行了整改,撤換掉了宣傳語。”方林富律師說,有些企業在電視臺、互聯網等媒體上做違規宣傳,社會影響大,但一些個體戶的宣傳影響有限,都是罰20萬就不公平了。


在他看來,應該“從輕、減輕、甚至免除處罰”。


法官在調查時,也問到了這一點:類似絕對化宣傳處罰幅度是怎樣的?


工商部門表示,根據新廣告法,違反上述規定后,工商部門予以責令停止違法行為,并處于20萬以上100萬以下的罰款。如果情節嚴重,罰款將達到200萬,還要吊銷營業執照。因此,對方林富炒貨店的處罰已經是最輕的處罰了。


法官又問,在法定情況下,怎樣才能減輕或者不處罰呢?


西湖區市場監管局說,炒貨店不存在減輕處罰的情形。因為絕對化宣傳的危害是“一經發布就開始危害”,“誤導消費者,貶低同行”。如果要消除危害,應在處罰決定作出之前采取行動,比如向消費者說明情況,減輕可能的誤解。


而炒貨店并沒有主動改正違法行為,只是停止廣告,這不是消除危害行為。同樣,不予處罰需同時具備違法行為輕微、及時糾正以及沒有造成危害后果這三個條件,但顯然炒貨店不具備其中任一。


而且新廣告法對這類絕對化宣傳是零容忍嚴處罰。因此,處罰方林富20萬元。


同樣,市場監督管理局表示,經過審查查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處罰合法合規,所以依法作出了維持處罰的決定,復議程序也是符合法律規定的。


法庭沒有當場宣判。